【首席觀點】關於債務、利率與通脹的推演與通脹的推演

  • 疫情之下全球公共債務快速積累。歷史上看,政府債務的急速積累常與戰爭相關,而當下新冠疫情對政府債務的衝擊更甚於有形戰爭。公共債務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問題,可能還會演變為一個複雜的政治問題。在貨幣政策無計可施的情況下,財政政策重回歷史舞臺的中央。這意味著政府在經濟中以主角身份回歸,歷史將進入一個由強勢政府主導的階段,市場機制失去往日的光環。

 

  • 極低的利率水準為各國維持龐大的公共債務提供了條件。一方面,極低利率使得公共債務付息率下降,降低了財政開支中的付息開支;另一方面,極低利率也降低了政府為赤字進行融資的成本,保持了債務的可持續性。

 

  • 低通脹是低利率的前提。債務可持續的關鍵就在於未來物價走勢,究竟是通脹還是通縮。政策制定者對此有著極度矛盾的心態。一方面,他們希望儘快走出通縮陰霾;另一方面,他們又不希望通脹重臨,當物價上漲成為趨勢,利率上行遲早會暴露公共債務的風險,引發債務危機,最後“曲終人散”。

   

  • 在世界秩序解體的進程中,滯脹成為一種現實的可能。需求不足在未來兩三年將主導經濟的基本關係,通脹的出現,更可能的場景是來自供給衝擊,例如自然災害、貿易禁運和經濟制裁,進而引發滯脹。增長下行而利率上行,債務風險一觸即發,結果是災難性的廣譜資產價格下跌。遺憾的是,這超出了經濟預測的範疇。
點擊閱讀原文

公司地址:香港中環花園道三號冠君大廈45-46樓

電話:(852) 3900-0888 傳真:(852) 3761-8788

招銀國際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2019-2020 CMB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oration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• 掃碼關註我們
  • 掃碼下載壹隆環球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