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首席观点】关于债务、利率与通胀的推演与通胀的推演

  • 疫情之下全球公共债务快速积累。历史上看,政府债务的急速积累常与战争相关,而当下新冠疫情对政府债务的冲击更甚于有形战争。公共债务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,可能还会演变为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。在货币政策无计可施的情况下,财政政策重回历史舞台的中央。这意味着政府在经济中以主角身份回归,历史将进入一个由强势政府主导的阶段,市场机制失去往日的光环。

 

  • 极低的利率水平为各国维持庞大的公共债务提供了条件。一方面,极低利率使得公共债务付息率下降,降低了财政开支中的付息开支;另一方面,极低利率也降低了政府为赤字进行融资的成本,保持了债务的可持续性。

 

  • 低通胀是低利率的前提。债务可持续的关键就在于未来物价走势,究竟是通胀还是通缩。政策制定者对此有着极度矛盾的心态。一方面,他们希望尽快走出通缩阴霾;另一方面,他们又不希望通胀重临,当物价上涨成为趋势,利率上行迟早会暴露公共债务的风险,引发债务危机,最后“曲终人散”。

  

  • 在世界秩序解体的进程中,滞胀成为一种现实的可能。需求不足在未来两三年将主导经济的基本关系,通胀的出现,更可能的场景是来自供给冲击,例如自然灾害、贸易禁运和经济制裁,进而引发滞胀。增长下行而利率上行,债务风险一触即发,结果是灾难性的广谱资产价格下跌。遗憾的是,这超出了经济预测的范畴。
点击阅读原文

公司地址:香港中环花园道三号冠君大厦45-46楼

电话:(852)3900-0888 传真:(852)3761-8788

招银国际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9-2020 CMB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oration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